當前位置: 首頁 » 新聞頭條 » 行業資訊 » 商務服務 » 正文

在當下新政的網約車企業該何處去?

放大字體  縮小字體 發布日期:2017-07-31  瀏覽次數:1463
核心提示:不可否認,2016年7月28日,交通部發布《關于深化改革推進出租汽車行業健康發展的指導意見》和《網絡預約出租汽車經營服務管理暫

不可否認,2016728日,交通部發布《關于深化改革推進出租汽車行業健康發展的指導意見》和《網絡預約出租汽車經營服務管理暫行辦法》兩份文件,將醞釀兩年之久的出租車改革及網約車新政方案揭開面紗之后,樂觀情緒一度在行業中彌漫。


網約車平臺


“這是重大利好!”當時,某網約車公司內部人士在公司正式回應發布前,如此向新浪科技說道。畢竟,網約車的合法地位首次在國家層面獲得明確,中國也成為全球首個將網約車合法化的國家。


在此之前,網約車在官方的定義里屬于黑車,北京、上海等地還多次開展整治網約車的專項行動,司機被抓要承擔1萬元的處罰。


但兩份文件公布后,旋即讓網約車企業經歷了過山車般的體驗。


原因來自于文件最后的“各地可根據本辦法結合本地實際制定具體實施細則”。事實上,也正是因為這則條款,網約車的中國走向再次發生變化。


在交通部之后,北上廣深等城市也先后公布了地方網約車新政細則,與交通部的新政相比,各地方新政在網約車平臺、車輛、司機三方面規定更加細致和嚴格,北京上海明確提出了“京人京籍”、“滬人滬籍”的要求,并且在車輛的排量、軸距等方面加以限制。各地的新政細則在細節上略有差異,但也大多沿襲此思路。


在各地新政之下,網約車平臺疲于申請各地牌照,平臺上符合要求的車輛和司機大大減少,而最終用戶對打車難、打車貴的抱怨再次襲來。


從黑車到合法


成立之初的滴滴,其商業模式是通過App匹配乘客與出租車,解決了出租車時代打車難的問題,而通過一定程度的補貼,也降低了乘客的出行成本。


20148月,用戶數超過1億、司機數超過100萬的滴滴開始擴張產品線,推出了專車業務。與出租車相比,專車的車輛更加高端、司機的服務也更加完善,無疑一定程度上搶了出租車的生意。20155月,滴滴進一步推出了價格更加低廉的快車業務,網約車企業與出租車之間的利益沖突越來越明顯,專車與快車的合法性問題也引發爭議。


201412月,上海市交通委副主任楊小溪在“非法客運整治情況”專題情況會議上表示,滴滴專車屬于黑車,營運不合法。截至當年1225日,上海市交通委查扣了12輛滴滴專車,其中5輛車的駕駛員被行政罰款各1萬元。隨后,上海市交通執法總隊認定滴滴專車將私家車納入其商業運營平臺,存在非法營業行為,開具了10萬元罰單。


20151月,北京市交通執法總隊新聞發言人梁建偉表示,執法人員查到的所有使用滴滴打車、易到以及快的打車軟件上提供的專車服務,全部屬于“黑車”運營。梁建偉透露,從20145月至今,查處的易到用車、滴滴打車以及一號專車等47輛“專車”,并定性為非法運營。


20156月,北京市交通委運輸管理局、市交通執法總隊和市公安局公交保衛總隊共同約談“滴滴專車”平臺負責人,明確指出該公司推出的“滴滴專車”及“滴滴快車”業務,使用私家車和租賃車配備駕駛員,從事按照乘客意愿提供運輸服務并按里程和時間收費的客運服務,違反了現行法律法規的規定。會議還通報,2015年以來市交通執法總隊查處非法運營車輛963起,涉及滴滴專車平臺從事非法運營車輛207起,其中私家車161起。


不過也有一些城市對專車持寬容態度,2015108日,上海市交通委員會向滴滴快的發放專車平臺經營資格證,一度讓長期處于灰色地帶的互聯網專車有了合法化的希望。上海交通委規定,對平臺方要求,除具備企業相關資格和所在地的服務能力外,還需獲得互聯網業務資質和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平臺數據庫接入監管平臺,注冊服務器設置在中國大陸境內等。車輛需要通過平臺審查后獲取道路運輸證。司機需要通過平臺審查后獲取從業資格上崗證。在業界看來,上海的準入門檻比較寬松,有利于專車平臺的發展。


而交通部于20151010日公布的《網絡預約出租汽車經營服務管理暫行辦法(征求意見稿)》讓網約車企業再次陷入困境。


根據征求意見稿的規定,網約車車輛使用性質應登記為出租客運,而根據2013年開始實施的《機動車強制報廢標準規定》,小、微型出租客運汽車使用年限為8年,超過使用年限要強制報廢。這無疑讓私家車車主從事網約車的意愿大大降低。網約車駕駛員應與平臺方簽訂勞動合同或經營合同的規定也被認為大大加重了網約車企業的負擔。


在交通部的征求意見稿公布不久,無界智庫首席戰略官傅蔚岡、工信部電信研究院政策經濟所副總工程師何霞和清華大學經管學院副教授金勇軍等12位專家聯合發出倡議,稱《征求意見稿》存在重大缺陷,不應出臺。專家們指出,《征求意見稿》的監管思路存在根本性偏差,存在大量違法設定權力的內容,缺少真正有效針對網絡約車的監管措施,應當依據黨中央和國務院最新指示重新起草法案。


滴滴也發布聲明嗆聲交通部,建議給兼職司機和車輛留出發展空間。并稱“如果要求網約專車車輛變更為營運性質、兼職司機需考出租車從業資格證,可能使大部分兼職司機和車輛退出,讓百姓重新面臨打車難的問題。”


2016728日,交通部正式公布了《網絡預約出租汽車經營服務管理暫行辦法》,其中要求網約車車輛登記為預約出租客運,網約車行駛里程達到60萬千米時強制報廢,行駛里程未達到60萬千米但使用年限達到8年時,退出網約車經營,不再要求8年強制報廢。同時,《暫行辦法》將征求意見稿中“網約車駕駛員應與平臺方簽訂勞動合同或經營合同”的要求,更改為“與駕駛員簽訂多種形式的勞動合同或協議”。


在交通部網約車新政公布后,網約車的合法地位首次在國家層面獲得明確,中國也成為全球首個將網約車合法化的國家。滴滴、神州、優步、易到等網約車企業先后表達了對政策的擁護。


合法化后的尷尬


交通部新政文件最后的“各地可根據本辦法結合本地實際制定具體實施細則”讓網約車在中國的走向再次發生了變化。


在交通部之后,北上廣深等城市也先后公布了地方網約車新政細則,與交通部的新政相比,各地方新政在網約車平臺、車輛、司機三方面規定更加細致和嚴格,北京上海明確提出了“京人京車”、“滬人滬車”的要求,并且在車輛的排量、軸距等方面加以限制。


以北京為例,細則要求5座三廂小客車車輛軸距不小于2650毫米(含新能源車),排氣量不小于1.8;7座乘用車排氣量不小于2.0升、軸距不小于3000毫米。上海細則要求車輛軸距達到2600毫米以上。


而青島的網約車細則對車輛設定了更加嚴格的標準,車輛價格不低于禮賓出租汽車同期購置價格,并對車身尺寸、軸距、行李廂容積、發動機功率、發動機扭矩、油耗以及新能源車續航里程做出了具體規定。


嚴格限定之下,是司機和車輛數量的斷崖式減少。在上海發布網約車細則征求意見稿時,滴滴表示,據平臺統計,符合新軸距要求的網約車不足五分之一;在上海已激活的41萬余名司機中,僅有不到1萬名司機具有上海本地戶籍。北京發布正式的網約車細則時,媒體報道滴滴當時北京注冊司機數量為110萬,活躍司機數量逾20萬,但只有10.7%的司機符合京籍規定。


今年3月,北京網約車新政大限將至,滴滴宣布將逐步停止對北京三環內非京牌網約車派單。


來自東北的滴滴快車司機孫師傅由于是京牌目前還未被清理。孫師傅來北京已經二十多年,2015年在朋友的推薦下做了滴滴快車司機。當時正是滴滴推廣專車和快車業務的時候,“那時候補貼可高了,我每天都能跑2000-3000元”,回憶起原先的日子,他滿是懷念。每個月都能掙一兩萬,身邊做滴滴司機的朋友也越來越多。


可一切都在網約車新政之后變了樣,“現在補貼太低了,就是雞肋,每天就跑個500-600元,去除成本后也就賺200多元。”孫師傅抱怨道,“現在政策不穩定,我只是北京車牌,不是北京戶籍,能干多久還不知道。如果能找到好工作,我就不干了。”


在北京后廠村,這里曾因為大量外地人員聚集開網約車而被稱為“滴滴村”。在北京網約車新政落地之后,村子里大量外地車牌的車輛閑置,原先的司機們也紛紛謀求轉型,有的則直接重返了老家。


除了司機,網約車平臺的日子也不好過。


在各地新政的要求之下,網約車平臺要在當地開展服務必須要申請牌照。一位滴滴內部人士算了一筆賬,如果滴滴要在全國300多個城市獲得行政許可,需要先注冊分公司,并憑營業執照、法人身份證、線上能力認定函和公章等原件挨個遞送。如果一個城市需要一周時間,那全國300多個城市申請完至少需要五六年時間,這還不算一些縣級單位也出臺了當地的網約車細則。


在企業負擔和盈利等壓力之下,補貼減少成為必然,而這也導致打車難、打車貴現象再次出現。


自去年春節至今,網約車平臺多次被公眾質疑打車難、打車貴,甚至加價也打不到車。在政府部門的干預下,滴滴采取了階段性取消調價或者動態調價封頂的措施。


不過用戶們還是發現,網約車的價格仍在不經意間逐漸上漲,甚至比出租車還要貴了點。對用戶而言,似乎一切又都回到了原點。


網約車企業該何處去?


新政之下,網約車企業們一方面在依據新政要求進行平臺、車輛和司機的合規化;另一方面也在探索新的業務,以減輕新政對公司運營的影響。


首汽約車:29個城市獲牌照 14個城市三證齊全首汽方面稱,截止目前,首汽約車已在北京、上海、深圳、廣州等29個城市已經取得了當地的網約車線下經營資質;參考駕駛員近萬名,已有數萬名左右司機領取了《網絡預約出租汽車駕駛員證》;已有數千輛車提報審核并領取了《網絡預約出租汽車運輸證》。首汽約車已在北京、杭州、寧波、重慶、無錫、南京、溫州、福州、青島、大連,廣州、蘇州、昆山、常州等14個城市三證齊全。


神州專車:33個城市獲牌 試點接入出租車


今年126日在福建獲得全國首張《網絡預約出租汽車經營許可證》。截止727日,神州專車已在北京、上海、廣州、深圳等33座城市獲得經營許可。今年以來,神州專車又先后在麗江、九寨溝、九江等城市開通服務,擴大運營范圍。


除此之外,神州專車也在開辟新的業務,比如加強與傳統出租車企業的合作。今年1月,神州專車在紹興試點接入出租車。在試點的基礎上,公司正與全國187家傳統出租車企業、汽車租賃企度合作,把更多出租車企業的運營車輛和駕駛員接入神州專車。


滴滴:20多個城市獲牌 開啟國際化戰略


根據媒體統計,截至今年7月,滴滴已經在北京、天津、成都、沈陽、寧波、蘇州、南京等20多個城市拿下網約車牌照,不過這個數字距離滴滴所公布的目前已開通服務的400個城市只有1/20。滴滴方面稱,目前正積極在各地申請牌照。


在專車和快車業務受影響的同時,滴滴也在謀求業務的多元化。滴滴先后推出優享、豪華車、租車等相對高端的業務,同時滴滴還開啟了國際化和技術戰略,先后投資了多家海外打車企業,加大在無人駕駛、智慧交通等領域的研發。


易到:8個城市獲牌 正戰略調整


截至目前,易到已在北京、成都、大連、金華、福州、黃山、無錫、沈陽8個城市獲得網約車牌照。


另外,剛剛變更控股股東的易到正處于戰略調整階段。此前,原樂視系的四位高管宣布集體辭職,而今日易到方面確認CEO彭剛也已經申請離職,考慮到易到業務恢復和過渡期平穩,CEO離職一事延后至9月初。消息稱新的控股股東韜蘊資本正在尋找合適的CEO人選。

 
 
[ 新聞頭條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訴好友 ]  [ 打印本文 ]  [ 違規舉報 ]  [ 關閉窗口 ]

 

 
推薦圖文
推薦新聞頭條
點擊排行